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民主前進的博客

情融詩騷李杜魂,夢系陶公籬菊家。宗元孤釣寒江雪,清照醉舟入藕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沦陷的农村,家乡,永远躲不掉的伤痛!   

2014-04-10 09:50:42|  分类: 原创文学诗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


    我走了,清明节过后,我像逃犯一样毅然决然驱车踏上了回南方的路,原因是14年回家的春节,让我一直沉浸在失落、气愤、沮丧、失败、浮躁、狂妄、无奈和无力的情绪当中,这种使我的血压处于偏高的位置,药效亦不能很好的有效控制,这种心灵痛苦感受,无法躲避。曾经的豪情与野心,江湖美丽与传说,年少而轻狂的心,受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智人诱惑,让我怀揣着理想,只身一人在南方的商界中打拼,曾很长一段时间里,多年在外颠簸流离的我,我对我的故乡存在一种超乎一般人感情,曾深深的眷恋和思念着她,在白天忙碌过后夜深人静的时候,也曾写下来无数篇思念家乡的各种体裁的小诗,现在读来也是被自己感动不已。我深深爱着这个地方,我的梦想就是相信有一天我累了,我会在这个地方停航,相信我会衣锦还乡,终老故里,闲来和老朋友们一起钓钓鱼,养养花,种种菜,葡萄架下沏杯香茗,喝喝小酒杯远扯上古,近话桑麻,安度余生。     


    我一度曾为自己生在城市的郊区、城乡的接合部而暗自庆幸欣喜,深感自己是活在城市的繁荣奢华、快节奏兼与农村田园清静、悠闲自得之间。也为自己拥有众多家族兄弟姐妹、亲戚同学与朋友而骄傲。外面的世界很大也很精彩,同样也很无奈。漂泊在外,无论我在外怎样的风光,心底总感到那是人家的地方,我的心总不能和他们融入一起。欣慰,远在他乡,终有这么一个地方,让我牵挂,让我萦断肝肠,让我还乡。


       然而眼下这个地方,我又是如此的伤感、迷茫。回乡期间,亲眼看到家乡的列祖列宗他们曾经千里跋涉寻此物华天宝的灵地,开荒劈土、辛勤耕耘过的土地,也早已在资本和权力的合谋下瓜分殆尽。留下的是大多数弱势的乡邻在哪里哀嚎哭喊。尽管这个村子和当下中国的大多数农村一样,笼罩着最真实的黑暗和无奈,我却感到格外的悲哀,因为我们村里大多数村民都系一个老祖宗所分出,拥有一个共同的祖先,不应该强弱相欺弱肉强食。其罪魁祸首也当属村里那些洋洋得意高高凌驾于村民之上党员,那些掌权者,那些手里缺少监督、不受约束的权力。他们也早已形成一个小范围攻守同谋的利益共同体,采用搞宗族帮派、欺上瞒下等手段,地痞流氓,寡廉鲜耻明目张胆、掠夺资源,借农村自治的政策缺失,拉拢贿赂腐蚀一些上级领导做他们的保护伞,鱼肉乡里、为所欲为!


  可悲可叹的是,我和许多漂流在外热爱家乡的乡邻一样,我们虽在外面靠自己努力勤奋打拼,打出来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,可对故乡的现状无能为力,无力改变和保护家乡感到伤感和无奈。


   
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